🐰aspirin

(雀眨)售卖回忆【一章全】

好好看

查无此熊:

售卖回忆




-OOC预警


-半现背、请勿上升真人


-有点前世今生+有点奇幻


-第三视角+第一人称变化 




 


 欢迎光临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1


我把新买的灯装上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。之前去街上丢垃圾的时候,周围的店面接二连三的熄了灯,而后拉上了卷帘门。这条巷子不深,从街上拐过来的话,也就只有两三家店面而已。


 


此时此刻,除了对面一家24小时自助式情/趣/用品店还亮着灯以外,只剩下我这家小小的店面了。


 


我们,都在等待着属于深夜的客人。


 


熟门熟路拐进巷子里来的人,十有八九是去对面的,偶尔会推开我的玻璃门。除了部分无趣到来我这里买一杯提神咖啡的人以外,那些脚步缓慢地像是此时此刻慢慢遮住月亮的云一样的人,才知道真正属于这家店的商品。


 


他们带着故事来,售卖一个回忆。


 


这些回忆什么样的都有,最常见的是听了成千上百遍的失恋。原因有很多种,而说着它们的人流着相同的眼泪,喝着相同的酒,沉浸在相同的悲伤里。这种类型的回忆,早前还值些钱,后来越来越廉价。但他们仿佛也不在意,只是纯粹把我这里当做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,天一亮他们又换了副模样收起悲伤的面孔,推开门走出去。


 


值钱的回忆也有很多,大多数会被我卖给写书的人。那些有钱没脑子却仍然想拥有名誉的笨蛋,会花高几倍的价格,支付一个回忆当做灵感。其实相比于赚钱,做这件事情的本身就充满乐趣。在无数无趣至极的回忆塞满了我的库存时,就会有一个不错的故事走进我的店里。我活了很久很久,久到记不住自己的年纪。在这漫长岁月里,那些最令我喜欢的回忆,被好好地保存在那里,从来没被卖出去过。偶尔我也会拿出来,去别人的回忆里逛一圈。


 


对面的店里已经进出了七八个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了,所以当他走到店面前的时候,我以为他只是来买咖啡。


 


当他坐下来的时候,他没抬头望那要了我命的饮料价目表,而是什么话也没话说。于是我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了,今天我的精神意外的极好,预感会是个不错的故事,至少不会是俗套的失恋故事。


 


他坐了很久很久,久到我开始怀疑他快要睡着了。于是我从一边的冰柜里捞出两罐啤酒,摆在他面前。前段时间不是流行什么你有故事我有酒嘛,于是我给自己的店里也置办了一些。


 


我以为他会把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开始流眼泪,或是继续坐着不管它。但我没想到他伸手抓住那罐啤酒,然后眼睛红红的说了他来这里的第一句话。


 


“他以前说。”


 


“志训的话,啤酒这么一罐,两罐就不行了。”


 


然后他脸上有了笑容。


 


啊,是个甜蜜的故事吗?对方,是和他一起喝过酒的人呢。然后他抬起头,一边笑一边掉眼泪。


 


“我失恋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2


他说他的名字叫朴志训,是一个偶像,正在朝着演员发展。以前也有过有名的人来说一些所谓不能说的秘密,甚至还给我一笔封口费,所以虽然我预备再听一个俗套爱情故事,但是这种买卖我还是做的。


 


但是我的预感似乎从来没有出错,当他一个人开始说他的回忆的时候,从第一句话开始,我就没敢打断他。


 


以下,是他完完整整的回忆。


 


 


我们以前,是队友。他和我一样大,出道的时候,差一点点成年。于是我们因为是同岁亲故的原因,少了很多顾及,话也可以随便说,所以我们亲近的很快。因为和他在一起,很舒服也完全不会感到拘谨。


 


我想可爱于是对着他撒娇的时候,他就温温柔柔的宠着我。我想男子汉一点的时候,他也会顺着我的意思来。我们有时候会打架,有时候又会亲亲密密,有时候互相开玩笑的逗对方。就连真正生气了吵架之后,还是会在分宿舍的时候抱着行李搬去同一间二人房间。


 


你知道我们这种年轻的偶像,当然是会有恋爱禁止条例,所以我们平时不怎么接触异性,也更少和异性朋友接触。于是休息时间里我们俩也呆在一起,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打游戏,或者偶尔一起去超市购置家居用品。


 


不过几个月的时间,我们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。到了什么程度呢,我不用说话,他也能理解我现在想要做什么或者在想什么。所以后来我们两个人一起上节目或者开直播的时候,我说不下去的话就望着他,然后他就会替我接上。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我确实渐渐的越来越依赖他,甚至觉得自己的生活里完全不可以缺少他,比游戏和炸鸡还要重要。


 


谁会承认自己对着一个大男人心动呢,还是朝夕相处的兄弟,找谁说都会被笑话的。况且,在这样的世界里,谁敢坦坦荡荡。我只是没遇到过这么好的朋友而已,那时候我这么想。


 


发现自己有些奇怪的想法之后,我开始变得在意,但即使他的嘴唇蹭过我的脸颊,即使他没事就抱着我,即使他总是用那种令人怀疑的眼神望着我说我爱你的时候,我都努力的告诉自己:“啊,很好的朋友之间都是这样的。”


 


他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才对。


 


可是谁知道我们这样的脑回路相同的人,在这件事上也高度的一致。我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是几月几号了,那时候还是冬天,我们已经搬到新宿舍了。


 


空调的暖风舒服的让人一挨着床垫就要睡着,那时候躺在下铺的他开口喊我。


 


“志训啊。”


 


“恩。”


 
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
 


他问了这句话的时候,我一下就醒了。我甚至一下子就坐了起来,可怜的木制床板发出了吱呀的声音。


 


“什么啊,两个大男人提什么喜不喜欢啊!”事实上,我咽了口水,还直愣愣地盯着前方看。


 


他笑了起来:“什么什么啊,我是认真地问你觉得我这个朋友怎么样?”


 


啊,这样啊。我才反应过来,是我太过于敏感了。


 


“很好啊。”我没故意逗他,而是很认真地回答。


 


“网上的评论别太在意了,你不是从来不上网的吗?”


 


“恩。”他应了,然后又补了一句“我比较在意你的想法。”


 


“早点睡吧,我们佑镇尼。明天还有行程呢,你不想睡我可要睡了啊。”我又躺下来,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回去,不知道为什么,还有一丝拦不住的失落涌了上来。睡着就不会想了,我想。


 


然而那时候,他隔了很久的沉默。


 


“朴志训你喜欢我吧?”开口说。


 


我以为他接着取笑我,想要我说一些让他得意的话。而我着急着睡觉:“喜欢喜欢喜欢,特别喜欢,一百分喜欢。我们佑镇,快睡吧。”


 


“不是亲故。”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只有空调风的房间里听得很清楚。


 


“恩?”


 


“把我当恋爱对象的那种喜欢。”


 


我不应该应他的,至少我就可以装作我已经睡着了。虽然现在可好,我完全清醒了过来。空调风太热了,我感觉我的脸和耳朵都烧了起来。


 


幸好他看不见,我只要保证我自己的声音没有异样就可以了。


 


“说,说什么呢!”


 


“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
 


“?”


 


“我说让你别说谎,一看就知道了。”


 


“我不说谎的。”


 


我说谎了。虽然我很自豪的事情是,他完全了解我。刚刚那样笃定的语气就像是住在我脑子里,我在想什么都知道一样。但是这种时候,却偏偏想要他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
 


“我太了解你了,志训啊。”他得说话反驳我了,我就知道。


 


“可是你一点也不了解我。”


 


“说什么呢,佑镇啊。”我觉得不服气,这件事情上我是不服输的。我已经了解到,就算我起床迟了我也可以看他的表情猜出他今天内裤颜色的程度了。


 


然后我在等他的回复的时候,他却说他要睡了。那短暂的停顿,我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。于是我们像往常一样互道晚安,慢慢地沉入梦乡。


 


可是,他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他呢。啊,这么说来的话,那时候的我已经承认我喜欢他了。把他当恋爱对象的那种喜欢。


 


其实我不是什么同性恋啊,我只是喜欢他而已。只是喜欢听他对我说完晚安之后再睡觉而已。只是,如果可以的话,想和他就这样一辈子在一起而已。


 


我们那年就要成年了,这样的想法在生日过去之后就努力压下去吧,我这样说给自己听的。


 


在那时候,我们接到了要去上双人旅行的节目。我喜欢策划旅行,于是我很早就开始想要去哪里,那是我第一次和朋友两个人出去旅行。虽然会有很多工作人员以及摄像机跟着,但那也是意义非凡的第一次,是只属于我和他的旅行。而且,是我即将和喜欢他的心告别前,最后纵容自己一次的机会。


 


于是我把想做的都安排进去了,我们得什么都来一遍才可以啊。然后我才好和春天的我告别。


 


第一天夜里住在房车里的时候,我们一起睡在下层。我问他的时候就知道他会答应,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节目播出我们一起看的时候被剪掉了。


 


在说晚安之前,他问我明天是去看樱花吗。我说录制行程上明明都有,你是不是没做好功课就来了。十里樱花路是什么样的路,我准备留着第二天再说。


 


我睡在靠外面,那是我第一次和他躺在一张床上。那是他和我说晚安的声音,离我最近的一次。


 


所以我失眠了。


 


第二天一早就要录制,于是我抱着被子逃跑,躲在上面一个人睡觉。他第二天一早起来,在上铺看见我的时候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后来还没带麦的时候,我给他解释说,我习惯睡上铺就爬上去了。


 


“所以嘛,也不知道是谁昨天和我说要一起睡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给自己带麦。


 


“那可把你厉害坏了。”我正说着,他就习惯性的过来帮我把我的麦也带好了。


 


那天阳光特别好,我摸着露营地主人的白色小狗,忽然说我想养一只狗。他说,好啊,以后养呗。


 


语气就像是在展望我们以后的生活一样。我把外套扣子解开,天气热的我难以思考。


 


那天早上我还不知道,去走樱花路是我做过最好的决定。


 


节目组把VR摄像机丢给我们的时候,就散的很开了。基于事先清过场,现场的人不多。于是我们才真正有了两个人来旅游的感觉。


 


节目组离得很远,让我们多录制一会儿,后期好剪辑出一分钟的视频来。他抓着那根自拍杆,和我走了有一会儿。


 


“为什么想来樱花路?”


 


“春天啊,不好看吗?”


 


“刚刚你说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吗?”


 


我刚应了一声,他就把自拍杆换了一只手。然后用右手摘掉了麦,又摘掉了我的。之后,握住了我的左手,我的手轻轻地抖了一下。


 


“那这样我们,也会一起一百年吗?”


 


疯了吧,朴佑镇疯了吧,这是为了节目效果的开玩笑吗?摄像机还开着呢。


 


“今天的樱花好漂亮。”


 


“漂亮的我想做一个梦。”


 


他忽然很认真的看着我。


 


“我们……”他顿了顿。


 


“我们,可以不做朋友了吗?”


 


“朴佑镇xi,说什么呢,哈哈哈。”我的心跳的太快了,如果我不是一个人人关注的偶像,我想赶快抱住他,跟他说,可以。当然可以。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做该死的朋友。


 


“摄像机没开。从一开始我就关了。”他握住我的手的力度,我到现在也记得很清楚。


 


“二十岁的成年日之前……我们可以疯狂一次吗?”


 


我们可以,我们当然可以。我回握住他。


 


“而且我们会一百年的。”


 


那之后的一分钟视频里,我给他唱歌,他放肆的大笑。那时候我唱的第一首歌,是那首有名的关于樱花的情歌。


 


心爱的你,今天我们一起,漫步在这里。


 


 


成年日之前,我们开始疯狂的相爱着。


 


在两个人的房间里,我们也尝试过接吻,再往下一步就不会有了。那种感觉有一点神奇,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。


 


他是那种喜欢一个人会很明显的人,不知道为什么我原先一点也没发觉。他会在签售会上用传声乌鸦在我耳边说我爱你,也会在机场当着很多人的面牵我的手,还有,他把我的联系方式光明正大的存成了“我的爱昏尼”。而且这件事情,被他以炫耀的口吻让全世界都知道了。


 


我一边担心着这段恋情会不会出现不可挽回的影响,一边也沉浸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快乐里。可是日子比我想象的还要快,成年日就像飞一样的来临了。


 


但是那一天,没有人喊停。


 


其实也许我们应该在那一天停下来的,但是我们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。


 


从成年日开始到我生日结束的所有小心翼翼的尴尬气氛,都被他那一句生日祝福给打破。


 


他那一天和我说。


 


我们以后,一起幸福下去吧。


 


二十岁的我,也相信了一把童话故事。从每天晚安前互相说的爱你里,以为拥有了未来。


 


可惜这个世界上,其实根本就没有童话故事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3


我们分手了。


 


这是一件预料之中的事情,你知道人是会有预感的吗,尤其是在分手这件事情上,犹未突出。


 


在我们和每天都会见面的日子告别的时候,我们的爱情一步又一步地走回了友谊。如果你问我,我有没有不会的事情,我不会的事情就是我不会不爱他。我有自信,他也是这样。所以在那一刻我们的恋爱,不是因为爱突然消失了而结束的。


 


而是我们在和这个世界战斗的时候输了。


 


所以我们像是那次异口同声游戏一样,在友情和爱情里选择了友情。与其和我纠缠一辈子,不如像是最好的朋友一样相伴一生吧。至少那样,我的爱意慢慢被时间磨平,以后要是看见你可以光明正大牵起恋人的手时,我就不会心痛。


 


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啊,成人的世界里,王子是不会打败恶龙的。


 


不,没有王子,也没有恶龙。


 


所以也没有我们。


 


 


他说完了。


 


他的故事结束了,也没有掉眼泪。但是他开始喝第一口啤酒的时候,就落泪了。他一边掉眼泪,一边努力的笑着。


 


“佑镇那样好的人啊,以后一定会很幸福的对吧?”


 


“我也是。我也是会很幸福的。”


 


“啤酒太辣了,所以才哭的。”


 


“其实我能喝很多,才不止两罐,才不会什么都忘掉。”


 


天亮之前他离开了,他说不用我付钱,只是想找个地方全说出来。于是我抓着那只录音笔,不知道怎么整理这个回忆才好。有那种糖果,入口特别酸之后特别甜的那一种。他的回忆像是反过来一样,甜完之后,从心里升腾上来的酸味让人直掉眼泪。


 


存下来吧。我给录音笔写上名字,Park jihoon。然后拿去了我的小收藏室,那个收藏室里最里边就是我存下来不会卖出去的回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之前还是手写记录,还有一些磁带。


 


我把录音笔好好地放进去的时候,看见了那个名字。


 


那是上一次被我存下来的回忆的叙述者的名字。时间,已经是一百多年前了。


 


好巧啊。


 


我把那卷磁带拿出来。那上面用英文写着那个名字。


 


Park woojin.


 


 


发音一样的名字,这个人长的什么样我已经忘了,甚至连回忆的具体内容也快被我忘光了。


 


于是我坐在收藏室里,把磁带塞进老旧播放器里。按下了播放键,磁带转动的时候,发出了些年代感的声音,然后那个人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
 


 


 


4


我们一起长大的,在一个院子里。


 


大人们说在志训还是六个月大的宝宝时,我出生的那一天却特别的乖,一点也没有哭。那天紧急情况,我爸还在加班,我妈意外比预估时间早产了。于是他爸妈开车送我妈和肚子里的我去医院,被抱着的他,不哭也不闹。所以他们都说,我们命中注定是最好的朋友。


 


第一次听大人这么说的时候,我很开心。我很喜欢命中注定这个词,很有意思。而且我们又是同年,本身就该很亲近。


 


在一起长大的这么多年里,我因为给他偷过家里给客人吃的鸡腿而被狠狠打过手掌心,他会一边红着眼睛一边给我呼呼。然后笑着和我说:“佑镇啊,真的很好吃。谢谢我们佑镇。”


 


他省下了每天的早饭钱给我买了一个新篮球,然后因为不吃早饭被我骂了一个月。到现在为止,那个篮球都被好好的收藏在我的柜子里,即使已经被磨得不成样子。


 


他几乎没有叛逆期,我有的时候会在青春期和父母吵架。然后就跑去他房间呆着,躲在屋子里打一晚上游戏,再躺在一张床上睡觉。


 


记忆里,不只是童年,就连成年之前我的生活里也满满的都是他。


 


后来在高中里,他和同社团的人一起上台演戏谢幕的时候,我第一次在台下震耳欲聋的呐喊声里,发现他长的真的很帅气。而且以前那个肉肉的小孩,越来越瘦了。很遗憾的是,在发现他长得很帅气那一天,他就在台下被同社团的女主角表白了。更糟糕的是,他们交往了。


 


每天午饭也不会和我吃,回家也是我一个人回去。这都没什么,朋友恋爱了,我应该为他感到开心才对。这种失落感,应该是因为自己独自拥有这么好的他十多年,第一次失去了才产生的,是正常的,我告诉自己。


 


可是我没办法阻止自己一直在意这件事情,一直在意他的眼里好像不只是我一个人了。


 


人们常说走出失恋最好的办法就是谈一场恋爱,虽然我不是失恋,但是我也这么做了。那个我根本不知道名字的女生来找我表白的时候,他当然就在附近,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
 


不止你一个人会有女朋友的。我还经常在他偶尔提出和我一起回家的日子说,我得送我女朋友回去。


 


那一天,我把所谓的女朋友送回家又回来的时候,路上下了雨。等我下车准备跑步的时候,就看见了坐在车站里的他,旁边放着一把大大的伞。


 


雨下的很大,车站里却很安静。我们并排坐着,谁也没说话。大雨冲刷地面后,一股潮湿泥土的味道直冲鼻子。我们好久没这样坐着了,以前我们经常这样喝着汽水一起看星星,可惜今天没有星星。


 


“佑镇。”


 


“怎么了?”


 


“我今天分手了。”


 


“吵架了吗?”


 


他摇了摇头。


 


“不是因为喜欢才交往的。”


 


然后再没说一句话。我想问他,会不会有一点点原因是因为喜欢我,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。


 


朴志训他最喜欢的事情是演戏,他说他想要做一个演员的。但是他家里却死活也不肯让他走艺术类的专业,他从小就是个乖孩子,我太清楚了。所以他放弃了这个梦想是我虽然很气愤但是也想得到的事情,他从来没有违背过家里人的意思。


 


去大学的那天,我在火车站问他。


 


“你这小子,难道以后结婚也要听家里的吗?”


 


我问了个很糟糕的问题,但他的回答我一直都没忘掉。


 


他跟我说:“要是可以和佑镇尼结婚就好了。”


 


那时候我该狠狠地抱住他的,我该和他说,我们虽然不能结婚也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的。但是我没有,我笑了笑。


 


“说什么呢。”朴志训是我最优秀的朋友,他要有最美好的最幸福的未来才可以,我不可以自私的和他说,我喜欢他。况且那样的话,他也许会满脸厌恶的离开我。我想和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。


 


“和你结婚便宜你了。”他头也没回,就上了火车。


 


然后,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朴志训也会违背父母的意思。


 


“哦莫真是不得了,我们志训这是怎么了?”我妈妈打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给我家的狗狗倒晚餐。


 


“不应该啊,之前不也谈过女朋友吗?怎么现在却不愿意结婚?”


 


“你说什么呢啊?疯了疯了,志训亲口说的?”


 


“不啊,我们家佑镇好好的啊。我家那臭小子,肯定喜欢女生没跑的。”


 


电话挂的很快,我把半袋狗粮都给倒进了碗里。


 


“妈,朴志训怎么了?”我一边把狗粮拨回去,一边假装不在意地问着。


 


“疯了,你知道朴志训这小子说什么?他说他不喜欢女人呢!世界上就没有不喜欢女人的男人。”


 


我的手停了下来。


 


“你得去劝劝他,他就听你的话。对方可优秀了,怎么能不结婚呢?”


 


于是我在首尔见到了他,坐了很久的火车。那么久的火车上他一个人的时候,都在想些什么呢。


 


那时候我们已经成年了,他给我递了一罐啤酒。他租的房子不大,我俩席地而坐,一直到天黑都没有说话。屋子里整个暗了下来,首尔看不见星星。


 


“都知道了吧。”他问我。


 


“可以啊,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听话。”我试着让气氛不那么凝重。


 


“所以你是派来劝我的咯?”


 


“我……”


 


“朴佑镇。”他打断了我。


 


“在明天之前,可以亲我一下吗?抱也可以,不是,不是朋友之间那种抱。”他的眼睛是那种在黑暗里也能被吸引中目光的好看。


 


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他所说的那一句话,不是因为喜欢才在一起的是什么意思。


原来啊,我们都一样。


 


可是太糟糕了,我们的命中注定,只到朋友为止了。什么都来不及,而且我还没有和这个世界战斗呢,我连输赢都不知道就提前弃权了。


 


于是我狠狠地吻他,我紧紧地抱着他。在那个大雨瓢泼的夜里,我就该这么做才对,在那个他从火车站离开的日子里,我就应该这么做。而不是在这里,在这个狼狈的晚上,在明天到来之前,把所有的事情都冠上最后一次的前缀。


 


他喝酒到掉眼泪还在笑着说,这是他人生中,最幸福的一天。


 


“谢谢你来首尔找我。”


 


一周后,我收到了他的请帖。最开头他这么写。


 


致,我最爱的独一无二的。亲故。


 


剩下的话他那天夜里说给我听了一遍了。


 


我爱你。


 


 


 


5


磁带放完的时候,我开始觉得这个工作真的很值得了。


 


我望着那串名字,把两段回忆放在了一起。要是卖了得值很多钱吧,我笑了起来,把柜门关上。工作用电话响了起来,很久没有人来买回忆了,我有些兴奋地走出去把收藏室的门也带上。


 


下辈子,下辈子做个勇敢的普通人吧。


 


下辈子,别再来我这里售卖回忆了。


 


来喝杯咖啡吧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6


最近的世界越来越热了。店里的空调早早地就被打开,即使到了晚上温度也降不下来。很久以前人们所幻想的虚拟电视正滚动播放着无聊的新闻,很久没有人来店里了。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浮躁,都不愿意坐下来讲个故事给我听。


 


我喜欢熟悉的环境,所以这个巷子里的风景被我原封不动的保存着上千年。过了这么些年,对面店里卖的那些物品还是被年轻的人们热情欢迎着。


 


让人被迫清醒活着的咖啡也是。


 


我把咖啡机打开的时候,巷子里进来了两个人。是两个好看的男人,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。透着玻璃门看的清楚也听得清楚,每次这时候我都很感谢我异于常人的视力和听力,不对,我本来也不是个正常的人。


 


“喂——”那个说话的时候小虎牙若隐若现的男人,大声地喊住了另一个男人。


 


而被喊住的人,笑起来的那双桃花眼十分迷人。


 


“你干嘛呢?”有着小虎牙的人从对面那家店里走了出来,后者正站在我家店门口。


 


“我好奇这里能不能买到美式咖啡。”他指了指我的招牌,那上面正写着“贩卖回忆”四个字,像是最近流行的猜不透店内商品的店一样。


 


“那你去问问看呗,要是有的话带我买一杯焦糖玛奇朵。”


 


“顺便……”小虎牙凑近了他的耳朵,“你比较喜欢草莓味还是薄荷味?”接着眼见着人的耳朵迅速地红了起来。


 


“我去买咖啡了!”


 


他一把推开玻璃门,然后走了进来。


 


我知道即使是夜里,今天的我也没办法获得一个不错的故事了。幸好咖啡机也已经打开,我努力回忆了一下美式咖啡和焦糖玛奇朵的做法,和他说欢迎光临。


 


我其实已经是家生意不景气的咖啡店了吧。


 


点单的时候,兴许是在某家有名的咖啡店点惯了,他主动和我说了他的姓。


 


“朴。另一杯也是。”


 


我顺手给他写上了那四个字母,然后想起了那盘磁带和那只录音笔。那两个没被我卖掉的回忆,早就落满了灰尘。今晚再听一遍那两个故事吧。


 


把两杯咖啡递给他的时候,玻璃门又被推开了,另一个落了单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
 


“朴志训——咖啡好了没?不如还是喝啤酒吧?”


 


“哦?我们佑镇尼就是个小酒鬼。”


 


朴志训把咖啡递给了他,然后笑得很大声。他们走出店门的时候,手牵着手。


 


这个世界其实还没变化的彻底。


 


不过还好,勇气和坚定还在就已经足够了。


 


 


 


7


欢迎光临。


 


想来一杯咖啡,


 


还是售卖一个回忆?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