🐰aspirin

【丹昏】 飞向你 短篇

这篇文果然看一遍哭一遍,第一次看的时候草草看完了,二刷重新地认真看了一遍,我的眼泪哦(´;︵;`),

danwink🌚:

° 我是丹昏的亲妈 °


° 请配合 林宥嘉-想自由 食用 °



01



距离上次看见朴志训已经整整一年了,姜丹尼尔觉得是时候和他见面了。



抱着志训喜欢的兔子玩偶,靠着沙发,看完了两人都喜欢看的音乐节目。洗漱完,丹尼尔换上了曾经穿着参加过99line成人礼的西装,不愧是撼动韩国的第二位男人,还是那么的帅气迷人。



穿上正装的姜丹尼尔,才是朴志训最喜欢的人。



打扮好的姜丹尼尔抱着他在国外给志训买的礼物,和一枝月桂花出了门。快要见到心爱的人,心跳都不平稳了。



嘟……嘟……



“智圣哥,好久不见”



“丹尼尔你回国啦,怎么不叫我们去接你”




“想给你一个惊喜啊”



“没有很惊喜,惊吓还差不多。怎么样最近睡的好吗?还在吃医生开的药吗?”



“哥,药我早就停了。”

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”





“只是脑海里都是小不点,有点睡不安稳”



“……”



“哎呀哥,我们不说这个了,你看我今天有哪里不同”



“哪里不同?没有啊,还是这么帅气逼人,和我有的一拼”



是吧,连嘴最贫的尹智圣都说他帅,今天肯定特别的帅气,得到想要的答案,姜丹尼尔笑得更闪耀了。




“哦莫,穿正装还拿束花,姜丹尼尔,你是不是背着我乱来了?”



“呀,哥,我是那种人吗?我们釜山男子汉都很专一的”



“那你是要去见伯母吗?”



“不对啊,哥你再猜猜看,猜中有奖哦”,此刻的丹尼尔笑得那么像黄旼泫那只狐狸。




“姜丹尼尔,你再不说我挂了啊!”



“哈哈哈,我就说哥你绝对想不到的,我现在要去见朴志训小朋友”



“……丹尼尔!”尹智圣也不顾他还在化妆间里,对着手机大吼“拜托你清醒点,志训一年前就死了,他已经走了!”



尹智圣气的全身都在抖,但丹尼尔好像感受不到。



“智圣哥,我都知道,我现在很清醒。为了给你打电话,不能进电梯,我爬楼梯都快喘死了,志训看见的话又要笑我。



我试过了,和公司请假到处游玩散心。但是哥,我去的每个地方都有志训怎么办……



我每天都在回忆他在舞台上撒娇的模样,在宿舍打输游戏对我发脾气的模样,连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我都能一样不差的描述出来,可是为什么我一闭眼看见的都是冷冰冰的志训。



吃了药,我居然连梦都不会做了,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他连到梦里见我一面都不肯。后来,我把药停了,只要是他,噩梦我也愿意做一辈子。



哥,你知道吗,志训是个天生的演员。我最后见他那次,他还笑着让我好好工作,不要每天都想着谈恋爱,还撒娇要我抱抱他。



然后,微笑着和我说再见。



我当时就应该跟上去的,怎么我脸皮那么厚的一个人,那天反而不好意思再拉住他。



哥,我真的特别后悔……”






02



手机那头的尹智圣预感不太好,对着身边的经纪人大喊大叫,“快给朴佑镇打电话,让他不想看见再死一个,就快去ymc公寓找丹尼尔,稳住他!”



“丹尼尔,我知道你在公寓,你就在那等我,有事我们见面说”,尹智圣拿了经纪人车钥匙,飞奔出电视台。



“哥,你不用来找我了,我打电话给你不是为了让你给我灌心灵鸡汤的。



智圣哥,你还记得吗?我的粉丝说过要天上的月亮也给我摘下来,可她们为什么杀了我心爱的小不点。”



尹智圣绷直了他慌得发抖的双腿“别说傻话了丹尼尔,志训是自杀的,粉丝可不是杀人凶手”,说出这句话,连自己都不信。




他们这11人的组合,从开始就倒计时,即使这样也不影响这一年半的火热。以一位出道的姜丹尼尔,和二位的朴志训,是韩国娱乐史上最大的放送事故。



top line的毒唯粉们可不是朋友,互相攻击对方的爱豆,好像她们就是为撕逼而生的人。



姜丹尼尔第一次和尹智圣说喜欢朴志训,他没放在心上,甚至觉得“强强相惜”很正常;第二次说要和朴志训告白的姜丹让尹智圣真的慌了,虽然他是哥,却也没经历过这种事。



尹智圣仔细想过,只要志训有一丝不愿意,他就会阻止丹尼尔,不让他继续陷下去。可当他看见志训偷亲还在磨牙的丹尼尔时,想好的能做的一切都没用了。



“智圣哥,其实我本来打算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的,但是你知道吗?我生日那天晚上,小不点偷亲我了,本来我是准备装睡吓他的。



你说他为什么喜欢我,我不爱收拾,睡觉打呼噜还磨牙,笑点低还幼稚。”



姜丹尼尔或许不知道,在知道他们交往以后,尹智圣问过朴志训为什么会接受他,而志训是这么说的



“哥为什么会问这么难回答的问题,就只是因为他是丹尼尔啊。



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根本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他。但凡说得出来的都是有条件的,有条件都是不纯真的,不纯真都是很虚伪的,条件是会变的,但喜欢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



丹尼尔的眼里,有我。”



没谈过恋爱的人,道理倒是几套几套的。能说出这种话的人,应该也必须幸福,但也没见老天爷放过谁。



志训和丹尼尔的秘密约会被人拍下来了,牵手、拥抱,拥吻,明明被拍的是一对情侣,却无一例外的只有志训的脸和一个高大的背影。



没等到第二天的公关,网上论坛都快停服休整了。



**



朴志训被公司雪藏了,在公众面前消失了,连丹尼尔也找不到了。但在姜丹尼尔快要崩溃前,他又笑着回来了,他说是公司的公关策略,让他人间蒸发一段时间,等风波过了,他就回来了。



尹智圣看着回归本性的丹尼尔,心里松了一口气,成员们看上去也很开心。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觉得志训有点不一样,又觉得心里有爱的人真了不起。



虽然朴志训不能和他们一起上台,但志训每天都会积极的参加后台活动,只要有姜丹尼尔的地方,就有朴志训忙碌的身影。



现在的尹智圣也不敢说朴志训很坚强,因为在他们wanna one解散的那天,志训给了他们一记重锤。





03



‪2019年2月8日凌晨三点半‬,原wanna one成员朴志训被发现在公寓里自杀身亡,报案人国民one pick 姜丹尼尔。




“智圣哥,你帮我叫下小不点好不好?我怎么叫他都不醒,水凉了,再不起就要着凉了”



尹智圣赶到的时候,眼前的场景,让他明白了孤寂的含义。




丹尼尔抱着志训半躺在浴缸里,宠溺地抚摸着志训柔软的头发,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他毫无生气的脸颊。




“我们的志训小可爱,哥哥这么抱着你会不会暖和点



我们志训真乖呢,明明那么困了,还陪着我们疯,回来都累的睡着了。




哥哥抱你到床上去睡吧,睡在浴缸里要生病的。”




环绕他们的一汪殷红还在往溢出,而回答丹尼尔的是一室寂静。




“110吗?这里有人自杀了,地点是……”,这是尹智圣空白的大脑里,唯一想出来能做的事。



“智圣哥,你庆功宴上喝多了吧,我们志训只是睡着了”



丹尼尔异常冷静的话语,压抑着尹智圣,让他动弹不得。



♥︎♥︎



‪凌晨四点‬,120急救车带走的不止是朴志训,还有被打了镇定剂的姜丹尼尔,和因为打击紧张到不停颤抖的尹智圣。




“医生,我们志训很健康,不用去医院的。”



“他只是睡着了”



“我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”



“不!你们不能带走他,他是我一个人的!”



………………



丹尼尔死死的抱住朴志训,像抱着一件无价之宝,而警察和医生是要抢劫他的恶霸。



他们不敢对丹尼尔进行强硬的措施,权衡之下,他们给丹尼尔打了镇定剂。即使昏过去了,他们从丹尼尔怀里救出一具尸体也费了很大的劲。



医院里病床上,姜丹尼尔还在昏迷状态,已经是第五天了,医生说镇定剂的药效早就过了,是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。



不知道公司和警局做了什么谈判,最后对外宣称朴志训之死只是意外。



在社会各界的协助下,朴志训的哀悼会在第二天就举行了,但在灵堂之上的,只是一张志训的黑白正装照。



没有哪一方给过解释,只有内部的人员知道,朴志训的遗体被公司藏起来,准备秘密火化。



即使wanna one解散了,但这种事势必会给他们造成影响,wanna one的组合成立本来就牵扯了各个所属公司的利益,连朴志训自己的公司也不愿意看到真相被大众所知,他们没有这个能力面对国民的质疑。



即使朴志训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,也不妨碍他被当成利益的牺牲品。



成员们再次见到姜丹尼尔,距朴志训火化已过了一周。



那天,



朴志训的公寓已经被解封了,本来尹智圣只约了经纪人给志训整理遗物,却被路过的冠霖听到了。等他和经纪人到楼上才知道自己被蹲点了,但意外的是,始作俑者赖冠霖并没出现,其他人也不知道。




公寓里已经不是尹智圣看见过的那样,干净整洁,一看就知道公司做了多大的努力,看上去也没多少东西要收拾。



浴室,尹智圣还没有那个理智在踏进去。其他人拿了纸箱开始整理公寓的各个角落,剩下裴珍映和李大辉被哥哥们以年幼为由,撵去天台看风景。



没过几分钟,接了个电话的黄旼泫飞奔出门。电话是珍映打来的,哽咽着说:



“旼泫哥,你能不能上天台来,我害怕。”



黄旼泫三步并两步的冲向天台,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破烂的纸箱,满地的杂物,惊恐万分的珍映和跪坐在地上的大辉。



大辉着急地向旼泫扬了扬手里的东西,那是一个被剪掉头发挖去双眼的洋娃娃。



在旼泫之后的朴佑镇从门口窜出来,打掉大辉手里的破烂娃娃,然后转身挡住了他的视线,按着头埋进自己的胸膛。大辉被熟悉的感觉环抱,这才反应过来,紧紧地揪着佑振的衣袖,放声大哭。



“哥,那个洋娃娃怎么会这样!”



~~~~~~



裴珍映和李大辉一起踏进天台,说实话,他也不喜欢待在那间公寓里,他接受不了志训哥就这么走了。裴珍映烦闷地踢开堆放在角落里的纸箱,纸箱划过完美的抛物线,狠狠砸在墙上,里面的杂物都撒了出来。



李大辉好奇的捡起一个娃娃,而看清楚这些杂物的珍映,僵直地站着,看着大辉脱力跪倒在地,他能想到的只有黄旼泫。



看向地上的黄旼泫,一地不堪入目,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弟弟,只能摸摸珍映的后颈,让他放松一点。



尹智圣带着河成云和邕圣祐上到天台的时候,大辉还埋在佑镇怀里哭。



破烂不堪的洋娃娃,插满长针的志训玩偶,泼上秽物又被折断的人形立牌,还有用血写的恐吓信,还有几个空的药瓶。



看着这些带着冲击性的物件,尹智圣心里的疑惑都解开了,所有看似不可思议的事都有了解答。



原来志训的死不是偶然,而是抑郁的累积,他一直都独自承受着恐惧和流言蜚语。



尹智圣知道那些空药瓶是什么,之前他不能出道的时候也吃过,用药物强迫自己入眠,他知道有多难受。



之前他们都一起住在宿舍里,粉丝送的东西都要经过公司才会到他们手里,他们被保护的很好,所以弟弟们才会惊慌失措。但尹智圣知道,这些东西不能在留在这里了,不能被外人发现。




尹智圣让圣祐找了大纸盒,指挥着成云两人迅速的打包了这些东西。



当他们走下楼的时候,本该躺在医院的姜丹尼尔出现了,后面跟着的人是原本约定好却没有按时出现的赖冠霖。



“你们,要带着志训的东西去哪里?”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
04



“智圣哥,那天要是冠霖不去医院找我,你们是不是准备瞒我一辈子。



看了那些东西,我第一次发现‘粉丝’那么可怖,那些被公布出的照片,明明每一张都有我,我的字体他们们都能在一秒分辨出来,为什么那明明就是我的背影,她们却装作不知道。



明明是两个人的事,我却让志训独自承受了所有的压力。还有那些曾经喜欢他的饭们,当初有多喜欢,现在就有多羞耻。



哥,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,所以志训才会走得那么决绝对不对?他是不是对我很失望,我确实不勇敢。”


当初他们被偷拍,丹尼尔想过要向公众坦白他们的恋情,却被志训三言两语就劝退了;



出事的第二天,他也想什么都不管,随着志训去了,但他还有需要赡养的妈妈;



在这一年里,他甚至无数次想放弃他的生命,但每次他都害怕要是志训上了天堂,他却下了地狱……



但是后来他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,朴志训这个名字像毒药一样,淬入骨髓。梦想和目标,这些虚无缥缈的,都不及朴志训的一根头发来得重要。



他要去找解药,名叫志训的解药。



………………


“哥,你看这里眼不眼熟?天台没有灯,你还看得清我的脸吗?



上次我们还在这里见面的,你说让我出去散散心,只要我记不清志训的模样,我的心就不会痛了。



哥,我真的有听你的话,我已经很努力地要忘记他,可是我越努力,心越痛。



后来我想明白了,想要忘记的根本就不需要努力。”



手机里出现的夜景,让手机那头的尹智圣一阵眩晕。



“智圣哥,想不到这上面的风景还不错嘛,上次也没好好看看,不过釜山的夜景确实很特别。”



“啊啊啊!丹尼尔!算哥哥求你了,你先下来,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解决,你先下来了,佑镇马上就到了,你先去公寓里等我们……”



“哥,你这样是不对的,怎么能打电话给佑镇呢?大辉之前被吓到了,过了那么久还是睡不好,你大半夜打过去该把他吵醒了,大辉睡不着佑镇会生气的。



还有一件事,哥,替我向珍映大辉还有冠霖说声抱歉,他们的成人礼我是去不了了。



本来说好了等他们成年以后,要一起喝一杯来着,你替我和志训喝吧,还有他们的礼物我都预定好了,到时候还要麻烦你转交啦。



也不知道这些小孩喜欢什么,我看着选的,果然挑礼物还是志训比较在行,我不行,那么多年的审美水平都只押中一个朴志训。”



另一边的尹智圣早已泣不成声,眼泪晕花了他没来得及卸的眼妆。



“hhh又哭了,智圣哥不愧是感性的代表,眼泪真是多呢,你看看你的样子太搞笑了,圣祐看见他又要在节目里学你了。



诶,你说志训会不会来接我,我是第一次呵,找不到路怎么办……”



“丹尼尔!别说啦,求你……”



“哥你不要生气也不要难过,我为了今天已经准备很久了,我现在高兴的快要疯掉了,你也要为我高兴才行。


还有,







好久不见。”



画面里丹尼尔笑着向后倒去,忽明忽暗的,声音嘈杂的。



嘟!



对方已挂断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
朴佑镇看着丹尼尔手里被染红的月桂树,他想就这么晕过去,真的很嘲讽人,他来不及细数闯了几个红灯,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被他锁在家里的大辉解释。



智圣哥打电话说他有事,不过来了。



几天后的出殡,因为尹智圣拒不出席,作为团里第二大的哥哥河成云和最小的忙内赖冠霖,抱着姜丹尼尔的遗照和骨灰盒走在送葬队伍的前例。



这天的首尔交通基本都瘫痪换了,听说YMC和MMO的大楼被粉丝围得水泄不通,公司的大门,社长的车,都没能逃过一劫。



成云看着道路两旁快要冲破交警人障的粉丝们,甚至觉得她们是来组织暴动的。



“冠霖呐”



“噢?”



“看看你眼前这些人,在这件事里,没有哪个人是无辜的,就连我们,都是压垮丹尼尔和志训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”




“哎,在奂尼,这个时候是不是该来一首阿里郎?”



“邕圣祐,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变相怪杰~”







“旼泫哥,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,我可以赚钱养你一辈子的”




“呀,裴珍映,你这个坏小子,不是该我养你的吗?”



队伍的最后,朴佑镇背着身体虚弱的李大辉,还要忍受肩膀上传来的疼痛,大辉这小子脾气倔牙口还挺好。



“朴麻雀,你说丹尼尔哥见到志训哥了吗?”



“会见到的,我保证。”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he 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°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°

°写完这篇 我以后都不想写虐文了°

°我要甜 甜°

°看完再来一首 防弹少年团--春日°

°完美°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68)